“说是来监督,其实是要钱”:基层为何敢怒不敢言...

日期:2019-02-28 03:13:02 作者:年兹盹 阅读:

基层遭遇假记者敲诈勒索的现象近年来逐渐减少,但“真记者假监督”现象仍然不少,而且套路更深,手法更精面对这样狐假虎威的记者,基层为何敢怒不敢言?怎样才能给基层一个健康良性的舆论监督环境? 消息很灵通,敲诈有套路 “我一个记者到环保局来办事,你们就这态度!如果普通老百姓来了会怎么样!”回忆起去年一次接待某记者的经历,王进(化名)哭笑不得“他威胁说要到市纪委去举报,不搞掉一官半职不罢休” 2017年5月,该记者到徐州市铜山区采访当地一企业“环境污染问题”,他先去企业拍照,再找到王进所在的宣传部门,要求到当地环保局查阅企业信息“结果发现这家企业没啥毛病,采访搞不下去了,他就故意找茬,跟环保局工作人员起了冲突” “假监督”一般是组团到基层,常常只有一人有记者证“如果来了以后能协调,他们就不写稿协调不了,他们就把稿件写好发给我们看,如果我们不理睬的话就发出去不过,只要打点到位,他们也就不发了”苏北一宣传干部张芳(化名)说 “假监督”团伙消息灵通是出了名的“刚和一拨沟通协调完,就又来了一拨他们之间会共享信息”淮安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王昕(化名)说不仅如此,他们还很有“新闻敏感”用张芳的话说,“国家政策关注什么,他们就关注什么” “他们动机非常明确,就是来找你毛病的”王昕说,“假监督”团伙在反映问题时往往都不惜长篇大论,“小题大做、生造悬念,打所谓的‘深度’牌,就是想让你怕” “还有的人根本不来,直接在网上拼凑一些东西发过来”王进说,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稿多吃”,几乎同样的内容可以向五六个不同的省份“开炮” 花钱消灾怕惹事,取证投诉也很难 半月谈记者调研了解到,“假监督”团伙敲诈基层现象之所以屡禁不绝,是因为他们抓住了地方怕事情闹大而不惜“破财消灾”的心理 多名接受采访的宣传干部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地方施政小污点很容易被放大为千夫所指的舆论热点“假监督”团伙所在报刊可能影响力不大,但他们会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做杠杆,再被门户网站转载几回,不就搞成热点了吗? 徐州一基层宣传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为保全当地政府形象和营商环境,花钱买平安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应对办法“上了热点,基层一线就要准备好接受问责了,而且领导要求很明确,从重从严从快处理” 此外,地方基层换届的时候,“假监督”团伙来的次数明显增多“都知道新领导怕的就是重大负面舆情,搞不好一年的工作会被一票否决”连云港一名宣传干部说 取证投诉难也让一些地方宣传干部应对此类敲诈时束手无策王进表示,“假监督”团伙行动几乎“滴水不漏”,为了搜集证据,他专门买了录音笔和执法记录仪“但他们一般不跟你讨价还价,收钱的时候,有记者证的那个人不出面,而是让随同的其他人来收” 最近,这些“假监督”团伙骚扰基层又有了新幌子,往往打着“谈合作”的旗号“以前三千五千就能打发走,现在要我们买版面、投广告,少的要三五万,多的要十万”王进说,其实他们报刊的版面早已由个人承包,往往是一个记者带着几个助手在外“经营” 鼓励真正的监督,遏制虚假的舆情 “说实话,我们处理这些事情其实风险挺大的,经费支出管理越来越严,很多单位没法去协调这个钱”张芳告诉记者,平时要花很多精力来处理“假监督”团伙的骚扰敲诈,可以说心力交瘁,“各地的宣传部门交流起这些事情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正常的舆论监督能非常有效提高基层党政工作效率一些多年没解决的问题,经媒体反映后,有时很快就有了转机”王进说,欢迎媒体对地方基层的舆论监督,但监督应该着眼于社会公众利益而非一己私利,应该以建设性为底色,而非无事生非 自媒体发布信息门槛低,让“假监督”团伙不愁没有“负面舆情”的出口“有些人说,报纸上发不了,但是他有网站可以发,如果网站不能发的话,自媒体可以发,比如注册今日头条号、百家号或者一点资讯,这个是最要命的”王进说 “打击新闻敲诈不能像打击黄牛一样,势头猖獗起来才整治一下要把这个刹车一直踩下去,尽量不给它留空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涛甫认为,要标本兼治,明确执法依据,建立长效机制,